流星游戏网

首页 > 新闻资讯 >正文

万古独尊潇潇凉公子万古独尊林枫 不死帝尊 万古独尊剑仙李太白

2022-08-17 09:06:44 新闻资讯来源:

1. 张艺谋新作《影》好看吗值得去电影院看吗

张艺谋新作《影》好看。理由如下:

《影》是探索个人意识的禅意化武侠。《影》是水润的,仿佛是水里面长出来的,有很浓烈的江南水乡的质感。该片的叙事手法简单明确,但它还有相对深奥的伦理表达。

综上所述,这部影片值得看。无论是故事叙述,电影画面质感,人物塑造上这部影片都很成功。

(1)电影影子虞伤在哪里扩展阅读:

剧情简介:

这是一个关于替身的故事。替身自古有之,人称“影子”。有刺杀,就有影子,影子必须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替主人博回一命;影子又必须与真身互为一体,令旁人真假难辨如同孪生。关于影子的来龙去脉,真身从来忌讳莫深,不愿提及而令真相扑朔迷离。

沛国大都督子虞(邓超饰),被敌国战将杨苍(胡军饰)击败,负伤之后启用从小培养的替身境州(邓超饰),为他行走在朝堂和战场。同时,沛国国君沛良(郑恺饰)与大都督子虞互相算计。作为“影子替身”存在的境州在贵族的权谋游戏中苦苦求生,为了活下去而经历种种困境和挣扎。

2. 影中的子虞在历史上是谁

《影》中的子虞,没有历史原型,只是个虚构的人物。

子虞,张艺谋执导电影《影》中的男主角之一,官宦世家子弟,官至都督,影子替身为境州。该角色由邓超饰演。 形容枯槁,瘦骨嶙峋。囚于斗室帷幄天下,幻影乱相难辨虚实,棋盘之上执手谁的人生。

子虞扮演者 邓超 简介:

邓超,1979年生于江西南昌,中国男演员、电影导演、投资出品人、电影公司创始人、互联网投资。1995年考上江西艺术职业学院话剧班,1998年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本科班,毕业后编入中国国家话剧院,并落户北京。

2000年起拍摄电视剧,2006年起主攻电影,主演《集结号》饰演赵二斗,获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2007年主演《李米的猜想》获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奖;2009年主演徐克武侠片《狄仁杰之通天帝国》饰演裴东来,获提名香港电影金像奖。

2010年-2013年,主演陈嘉上古装片《画壁》和《四大名捕》三部曲的票房连续破亿;2012年主演陈可辛《中国合伙人》饰演孟晓骏口碑不俗;2013年成立邓超,组建公司投资发展电影及话剧事业。2014年导演并投资主演喜剧片《分手大师》。

10月起领衔主持中韩节目《奔跑吧兄弟》第一至第三季;又主演电影《烈日灼心》、电影《美人鱼》。2015年凭主演曹保平电影《烈日灼心》饰演辛小丰,获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最佳男演员奖。

2016年主演喜剧片《美人鱼》票房33.9亿元,同年主演爱情片《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票房8.13亿元,主演悬疑片《心理罪之城市之光》及剧情片《乘风破浪》。9月16日,凭影片《烈日灼心》获第3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12月22日,其参演的《心理罪之城市之光》在中国大陆上映。

2018年1月,获2017“微博之夜”微博King奖。9月30日,参演的电影《影》上映。

(2)电影影子虞伤在哪里扩展阅读

《影》子虞 人物简介:

沛国都督,老谋深算,狠厉非常的谋臣。子虞在战斗中被敌国战将杨苍击败,负伤之后形容憔悴,瘦骨嶙峋。他藏身于斗室之中运筹帷幄,不让别人发现他身体上的问题,子虞启用了从小培养的替身境州,让境州替他行走在朝堂和战场。

《影》剧情简介:

这是一个关于替身的故事。替身自古有之,人称“影子”。有刺杀,就有影子,影子必须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替主人博回一命;影子又必须与真身互为一体,令旁人真假难辨如同孪生。关于影子的来龙去脉,真身从来忌讳莫深,不愿提及而令真相扑朔迷离。

沛国大都督子虞,被敌国战将杨苍击败,负伤之后启用从小培养的替身境州,为他行走在朝堂和战场。同时,沛国国君沛良与大都督子虞互相算计。做为“影子替身”存在的境州在贵族的权谋游戏中苦苦求生,为了活下去而经历种种困境和挣扎。

《影》简介:

《影》是一部武侠动作片,张艺谋执导,邓超、孙俪、郑恺、王千源、胡军、王景春、关晓彤、吴磊等主演 。

该片讲述了一个从八岁就被秘密囚禁的小人物,不甘心被当成傀儡替身,历经磨难,努力寻回自由的人性故事。

3. 影子虞结局是什么

《影》子虞结局死了,境州代替了他的位置,这是一个关于替身反杀的故事。

境州是一个在贵族的权谋游戏中苦苦求生的平民,为了活下去而经历种种困境和挣扎,在故事最终,“影子替身”境州示人以弱,在王和大将军的互相算计中,他做出了最理智的选择,但却也是最为疯狂的,最后影子完成了反杀,取代都督子虞自立为王,就是说子虞被自己的替身给杀死了,不得不表示,最亲近的人,也是最危险的人。

在影片中子虞和境州的扮演者都是邓超,在戏中一人分饰两角,为了符合一胖一瘦两个角色的身形要求,邓超为此付出了很多,光是在身体上,邓超就用尽了心思,此前更是暴瘦,为的就是呈现出更好的视觉效果。

他先是每天进行高强度的体能训练,在短短三个月内从72公斤增重到83公斤,等“境州”的戏份杀青后,他又迅速减脂,在60天之内极速减掉20公斤体重,再迅速回归剧组进行拍摄。

此前在纪录片里透露,有一场戏拍完,邓超已经站不稳,直接倒在地上,嘴里说着“快给我巧克力”,“我每天都收到忠告,你不能这样减(重)下去了,但为了这个戏,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的快乐不是拍很多戏,而是拍没有遗憾的戏。”邓超说。

除此之外,这部影片在画面的制作上,用了很多的高科技手法,让观众会出现眼前一亮的感觉,无疑是惊喜的存在,想必这次娘娘和超哥夫妻二人之间可谓是强强联合,再加上导演是张艺谋,很有可能成为国庆档影片的最强黑马。

4. 在《影》中孙俪在门缝究竟看到了什么,为何表情很惊恐

个人觉得这部电影是极具艺术和商业价值的。但是最近在网上看到一些大V唱衰这部影片,我觉得有必要再次发表一下意见,有可能是《影》的终极解读哦,望君细观。

开始之前先给大家看三个官方未曝光的彩蛋:

彩蛋片段一

补充了田战(王千源饰)收服死士的正片剧情。在正片里,子虞(邓超饰)告诉田战死士长期隐匿在竹林之中,性情古怪,但大战可征用。片段中,田战随子虞指示走入竹林,却遭遇死士伏击,一番打斗之后,田战占尽优势,但死士们仍心存提防,直到田战吹起境州(邓超饰)所给的箫,死士们才卸下心防,下跪以表臣服。

彩蛋片段二

死士绑住了一个神秘人带来田战面前,直到神秘人摘帽,田战才发现神秘人是主公沛良(郑恺饰);交谈中,沛良透露子虞与他共谋的诱敌大计——子虞与杨苍约战,需要田战带领一百死士从排水口进入境州城破境州;面对沛良的一席话,田战神情恍然。

彩蛋片段三

讲述境州与杨苍之战后,境州回家前夜;境州回到兵营,将他的令牌拿出放于桌上,随后走出房间,将令牌置于身外。可见,大战之后的境州一心想要放下权力卸甲归家,与正片结局中弑君夺王的境州形成强烈对比。

可惜,这些人既不懂得在留白中遨游遐想,又不愿意深究镜头语言,读解大师级的影像。

还记得陈凯歌的《妖猫传》吗?同样有人抨击人家说,剧情荒诞无聊。可是,人家本来拍的就是白居易的一个梦境啊,天马行空一些又有何不可呢?

大背景的影片本来就不易操作,《英雄》、《满城尽带黄金甲》、《无极》……不管怎么骂,它们依然是大片,小导演只能望尘莫及。

5. 《影》这部电影结局没看懂

《影》结局是开放性结局,留给观众自己想象

三个可能结局

一、影出门后,告诉了大臣真相,田战和大臣共同拥立他们心中的子虞为沛国的新王,看到众人俯首称臣,小艾看到后,才发现此时境州已经完成了他人格的蜕变,变成了新的子虞,小艾之前对他的怜悯已经荡然无存,影又把香囊还给了她,意味着他依然想要占有她,而她又无力改变什么。

二、影出门后,告诉了大臣真相,结果被田战一刀斩杀,田战称王。因为故事最后只有小艾和田战知道子虞的真实身份,影本来也不是子虞,小艾为了活命,看到影被斩杀的一幕,不敢出门。

三、影出门后,告诉了大臣真想,被田战所杀,田战告诉众臣,自己才是真正的沛王。而之前的沛王只不过是自己的影子,从三点就可以看出来他是真王。一是沛王在大殿上射田战,田战表现出来的冷静,沛王离得那么近居然都没有射中,不是射不中,是不敢射中,最后还是田战自己插了一箭;二是面对公主死亡时候两个人的态度,田战是伤心欲绝,而沛王表现的非常的冷静;三是寻找到子虞的藏身之地,按说沛王是不知道子虞的藏身之地的,知道子虞藏身之地的只有田战、影和小艾。影和小艾是不会告诉别人的因为这样他们会招来杀身之祸,那只能是田战,而为什么最后沛王又知道了,因为他们中田战才是真的王,他把子虞藏身之地告诉了沛王,沛王才派人杀子虞。

6. 《影》的评价怎么样在张艺谋的作品中处于什么水平

张艺谋的新片《影》上映首日票房约七千万,对于“老谋子”的这部将国风美学运用到极致的新作,观众给出了画面视觉之外,关于故事深度和人物塑造的好评。一人分饰两个角色的邓超,在影片中有大量的“自己跟自己同框”的情节、场景,而他的表现也被不少观众“实名”表扬。

有人就认为,《影》是张艺谋近年来最好的作品,入围今年“十佳”决无悬念。水墨元素的运用与故事设定统一性很高,张扬与含蓄、刚烈与阴柔,既是黑与白的强烈对比,又像片中演员的服装一样“黑白渐变”,你说不出是由白到黑还是由黑到白,就像人性中的善恶,从来不会单一存在。

而他全新打造的《影》,则是借用“架空”的古代背景,利用沛国、炎国之间的争斗,将君臣权术、明暗人心用中国水墨留白、重墨的方式对比呈现,每个人物在符号意味之外,都有着属于“一个人”的双面性,性格饱满,很有看点。

所以说,张艺谋这次不仅继续将场面玩得漂亮,也在努力弥补以往被诟病的故事。有一位观众就说“终于有了人的存在”。或许整体来看,故事依旧是偏于简单,但是却又像水墨画一样,黑白之外别有色彩,简单之中另有深度,令人忍不住回味。

在“国庆档”的影片中,《影》可能是制作最精湛、最匠心、最具美感又最“疼痛”的一部电影。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好,你可能会觉得《影》不符合你的口味,但绝不会说它没有用心!

7. 张艺谋的《影》中,你觉得到底谁是真正的影子

开始会觉得那个替身会是他的影子,但是随着剧情的进展,女主又爱上了所谓的影子。所以会觉得。他们两个的角色互换了,这要一分为二的去看待这个问题。

8. 《影》观影之前有哪些需要了解的背景

1. 为什么境州中刀还能再杀掉子虞

还记得主公当众给境州伤口上药吗?主公观察境州的伤口片刻,大喊“督 导你这是新伤啊!”而子虞在暗室跟小艾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说“我做的伤口不 可能被认出来,主公在耍诈” 。

那么,到底是主公在耍诈,还是子虞做的伤口被认出来了?

最后一个问题:小艾在电影的最后一幕看到了什么?

这是个开放式的结尾,留给观众更多猜测和回味的空间,我说说我的猜想。

在境州把主公杀死,并伪造被人刺杀的假象后,境州走出了朝廷的大门,而 这一边,小艾呆坐在地上,她刚刚眼睁睁看见自己的丈夫、国家的君王,都被 昨晚那个蜷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男人眼睛都不眨的给杀了。她陷在难以置信惊 恐万分悲伤难抑的情绪里,像丢烫手山芋一样把境州给她的染了血的自己亲手 做的布包给扔了,朝外面狂奔。她是最后一个幸存者她要去告诉天下这里发生 了什么谁是真正的凶手,在即将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外面的景象,开头 那句“小艾面临着她这辈子最大的选择”(大意是这样),是什么样的景象,能 让小艾在最后推门的时刻犹豫了?她在要揭穿杀死自己的丈夫和国君的凶手的 时候犹豫了!唯一能解释的通的是,她看到了百官朝拜的景象。

9. 求刀锋1937剧情介绍

《刀锋1937》分集介绍

第一集
上海徐埔桥,监狱,深夜,大雨滂沱。监狱的守卫郑树森,误打误撞地抓获了一名准备越狱的死囚犯。牢门重新关上的一刻,犯人微笑着对惊魂未定的郑树森说:我叫庞德。郑树森被指派给庞德送饭,庞德经常给郑讲些三皇列传的故事,以及做人的道理,郑树森性格懦弱,常常遭受欺负,被同事叫做“顶针”,庞德似乎成了他唯一的“朋友”,两人之间维系着一种奇怪的友谊。两年时间过去了,1937年,庞德的刑期到了,庞德求郑树森帮自己赎出在青云阁挂头牌的女人,小鸭梨。执行枪决时,庞德亲自把枪塞到了百般不愿的郑树森的手里,枪响之后,郑树森昏了过去。郑树森辞去了监狱的职位,按照庞德给的地址找到卢计棺材铺取来了赎人用的一百大洋。郑树森抱着大洋,兴冲冲的回到家,老年痴呆的爹说给他说了房媳妇,郑树森根本不信。

青云阁,郑树森见到了庞德的女人“小鸭梨”乔谯,惊为天人,却遭到老鸨的刁难,说一百大洋不够,郑树森拔出父亲早年做刽子手时用的刀“枣泥”以自己的鲜血做印泥,强赎了乔谯。
第二集
郑树森把乔谯带到家里,却遇上父亲给自己说的媳妇秦善宝带着个孩子曹操找上门来。

郑树森对乔谯一见倾心,无奈自觉二人差距太大,又有庞德这个大哥在先,无从开口。偏偏乡下来的秦善宝性格粗鲁,曹操也死活不肯认郑树森这个新爹,而秦善宝又认定了乔谯是个狐狸精,家里鸡飞狗跳,令郑树森头疼不已。

乔谯被劫回青云阁,郑树森带着自己的乞丐兄弟“馒头”前去相救,青云阁打手环伺,郑树森慌乱之中刺伤了青云阁掌柜的,带着乔谯夺路而逃,随后追来的杀手却被深藏不露的馒头杀了个一干二净。

庞德出现在自己的葬礼上,和乔谯相拥而泣。郑树森吓的魂不附体,原来庞德在监狱里是为了躲避仇家的追杀,又买通了典狱长,郑树森射向庞德的那枚子弹是一枚空炮弹,而此番“复活”正是为了向仇家讨还二十年前的血债。郑树森与庞德把酒言欢,遇上与庞德有杀父之仇的马永吉找上门来。

第三集
被庞德一番关于其父感人肺腑的演讲说的无言以对,马永吉灰心离开。庞德得意地告诉郑树森刚刚那一番说法都是假的郑树森抨击庞德不应该编故事骗人。庞德却拿出一张纸条让郑树森去讨债,讨回来的钱就送给郑树森,郑树森欢天喜地的找到债主,债主微笑着给郑树森念纸条:杀掉你面前的这个人,庞德!

郑树森苦苦哀求甚至编出一套可怜身世,老板不为所动,幸被帐房先生所救,帐房先生塞给郑树森一张名片,说自己是一位教授,名叫刘景臣,愿意教郑树森千字文。

郑树森愤怒地质问庞德,没想到庞德对自己的遭遇了如指掌,并反诘郑树森也开始编起故事来,郑树森无言以对,庞德高兴地说郑树森已经通过了他人生的第一课,如果不是这样他就会永远像一条虫子一样活下去。
第四集
霞光里,郑树森把讨债回来的钱,全部交给秦善宝,让她带着儿子回乡下去,秦善宝二话不说拿起钱袋带着曹操就走了,却因为舍不得花车票钱被郑树森“认领”回去。

上海滩最大势力的中和堂堂主虞中和卧病在床,江湖上有人蠢蠢欲动,准备杀了虞中和扬名立万,庞德得知此事,决定替虞中和铲除异已。因为虞中和正是庞德二十年前,杀妻灭门的仇人,他绝对不容许他死在别人的手里。郑树森帮助庞德铲除了想要伏击虞中和的苏州帮,并割肉入药,要郑树森给虞中和送去,谎称虞中和是自己多年交情的老朋友,并给虞中和带了一口棺材,郑树森不疑有他欣然前往。

第五集
乔谯责备庞德不应该拿郑树森的生命冒险,并提到了郑树森毕竟有恩于他二人,本来泰然的庞德也徒生悔意,乔谯问给虞中和送棺材算是犯了哪一条罪,庞德说要砍去四肢。

郑树森被五花大绑在中和堂,行刑前突然高叫“两国交战,不斩来史”反而激起虞中和的兴致,虞中和告诉郑树森如果想学徒,可以来中和堂。

郑树森气喘吁吁赶到庞德公寓,乔谯和庞德都大吃一惊,郑树森表示自己知道得罪过庞德让他多坐了两年牢求庞德不要再“整治”自己,给庞德磕了个头,郑树森头也不回地离开。

乔谯松了口气,庞德却掩饰不住喜悦,认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可以帮助自己复仇合适的武器,甚至是可以托付江山的人。庞德派亲信杀手区十四,去郑树森家把钱偷回来,区十四不慎伤了武桐轩,老人一病不起,郑树森苦于昂贵的医药费。

第六集
虞中和对老婆叶维莲在外面和面首幽会,无可奈何。却激怒了女儿虞家茵,性情刚烈的虞家大小姐剁了司机的胳膊还怒斥母亲不配做自己的娘,而另一方面庞德给郑树森找的“干净体面的营生”正是做面首,无米下炊的郑树森只好勉为其难。实际上郑树森交易的对象正是中和堂的经济支柱汇丰银行经理的姨太太,庞德希望通过郑树森控制这个女人,再控制她的丈夫达到控制中和堂的目的,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区十四从旁协助。饭店里,郑树森没见到姨太太却遇上另一个面首,唐维特。区十四欲杀之,被郑树森所救。

中和堂抓了老卢的儿子,老卢匆匆赶来向庞德报信,有杀手跟踪老卢找到庞德,幸而被乔谯击毙。而老卢的儿子供出中和堂的内鬼是葛叔,水里幸灾乐祸,葛叔却不为所动。

郑书森回到家里,除了一身面首的衣服什么也没带回来,秦善宝见状掏出自己的钱来让郑树森去抓药,郑树森大为感动。
第七集
药铺里一个小胖伙计因为感动郑树森是个孝子,私自多给了郑树森几包药,让老板抓了个正着,被绑在柱子上。郑树森过意不去,回家找馒头来救人,恰好遇上前来感谢的唐维特和刘景臣,几个人合力救出小伙计,却遭到大批人马围追,中途还卷进来个东北姑娘谢蕊生。

郑树森带着众人从铁架桥上跳进黄浦江,躲过追杀,谢蕊生哀求郑树森和兄弟们带上她,还诉说了她逃难过来的悲惨经历,众人皆被打动,刘景臣提议结拜认郑树森为大哥,郑树森激动的哭了起来。

郑树森到庞德公寓去还衣服,却人去楼空,地上杀手的尸体还是热的,守侯在现场的马永吉失控地说庞德不能死在别人手里,郑树森才意识到庞德可能有生命危险,进而想到乔谯。惊慌失措的郑树森跑去棺材铺找老卢。

通过老卢给他的地址,郑树森找到了乔谯的公寓,原来庞德认为行踪已经败露索性搬到乔谯的公寓来。而透过窗户,庞德和乔谯正在激情拥吻,郑树森默默地把衣服放在门口的台阶上。

明白了乔谯对于自己始终是可望不可及,郑树森默默接受了现实,他决定迎娶秦善宝过门,秦善宝大喜,兄弟们也是一团高兴,忙着张罗,只有曹操恨透了这个窝囊的新爹,他甚至在夜里把菜刀比向了郑树森的脖子。

第八集
庞德在参加郑树森喜酒的途中遭到水里的劫持,水里逼迫庞德打劫法国人的金铺,不料庞德干净漂亮的弄了一袋金子出来,还砸破玻璃,引来租界巡捕嫁祸给中和堂,水里狼狈不堪。

结婚酒席上,郑树森喝的醺醺然,圆房的时候却显的很不自在,秦善宝不以为意,直言郑树森心里想着别的女人,并给郑树森唱起了家乡的小曲。老卢找上门来,告之庞德失踪的消息,希望郑树森保护乔谯,郑树森二话不说,扔下秦善宝就跑了。
第九集
新婚之夜,郑树森睡在乔谯家的大门口。

庞德回来,看见熟睡的郑树森不禁微笑,把手中的钱袋放在郑树森的手里,马永吉跟踪而至被庞德识破,左右为难的马永吉无法开枪,庞德却大度地把剃刀放在马永吉手里,让他帮着自己剃须。郑树森把钱袋还给庞德,表示不再来往,乔谯却私下问郑树森两人是否从此再没有见面的机会。郑树森大病初愈,发现兄弟们已经用庞德送来的钱都做起了小生意,并给自己办了个水果摊,只有唐维特依旧神出鬼没,郑树森头疼不已。庞德双管齐下一方面带着乔谯到汇丰银行探听虞中和的底细。

第十集
一方面让区十四去要挟和唐维特偷情的杜太太,要她把行长杜志清骗到中和堂名下的华星戏楼见面。庞德要求杜志清撤回银行对虞中和的资金支持和自己合做,杜志清答应考虑一天,脱身去中和堂告密。

虞中和听到消息,派葛叔约庞德是夜在华星戏楼相见,整装待发,虞家茵找到虞中和,虞中和草草告别离去,当天正是虞家茵的生日,苦闷的虞家茵发现母亲准备偷溜出去,和面首约会,一气之下把叶维莲锁在家里。

郑树森把唐维特拦在大街上,自己替唐维特来到饭店准备对阔太太进行一番说教,却遇上虞家茵拿着枪闯了进来,二人相持不下,区十四和马永吉赶到,大为意外,奉庞德之命来劫持虞中和太太,没想到竟遇上郑树森和虞家茵。

第十一集
戏楼里,虞中和紧锣慢唱杀机暗涌,而庞德也是不动不摇,稳如泰山,区十四带着虞家茵突然出现,虞中和大吃一惊,恐怕伤及爱女,计划全盘作废。庞德笑盈盈地见过大小姐,两个老仇人装做老友演一出文明戏,虞家茵看在眼里,心知肚明,却问庞德:自己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自己对他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庞德大笑着离去,见到门口的郑树森颇感意外,却也掩藏不住高兴。郑树森遇到了麻烦,地头上的流氓常昆找到郑树森和兄弟们的小摊子索要保护费。郑树森交不出钱来,请常昆吃饭攀交情,常昆酒足饭饱却毫不领情,并叫自己的手下带来了秦善宝和曹操,以示威胁,郑树森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第十二集
刘景臣在庞德来看望郑树森的时候悄悄告诉庞德,郑树森遇到了麻烦,庞德对乔谯说郑树森一定会找自己来帮忙,乔谯不置可否。郑树森跟踪常昆,常昆向郑树森求情,郑树森不为所动:只要我从这出去,你一定派人杀我和我的兄弟。当着常昆怀孕的妻子枪杀了常昆,常昆的老婆突然临产,刚杀了父亲的郑树森又手忙脚乱地接生孩子,孩子好容易生下来,郑树森又哭又笑。

第十三集
郑树森杀死常昆的事情在霞光里一带传扬开来,郑树森俨然成了新一代的“老大”郑树森三十六年来第一次不再被人叫做“顶针”而他也尝到了“敬而远之”的滋味,苦恼地郑树森请庞德吃饭,庞德却高兴地表示,他已经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更给郑树森讲了自己当年的故事,而平常人的“疏远”正是“老大”之路上所必须经历的。

中和堂,常昆的顶头上司田丰林正在向虞中和汇报,郑树森杀常昆一事。气急败坏的田丰林表示一定要让郑树森血债血偿,虞中和却不以为然,说死了个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发现新的人才,并暗示田丰林收郑树森做兄弟,田丰林心下不忿。
第十四集
郑树森决定去祭奠常昆,兄弟们劝阻无效,郑树森却表示自己要一人做事一人当。常昆家里却是另一番情景,男女老少对郑树森的到来恐慌不已,哀求郑树森放过常妻母子。常妻正跪下哀求,将来孩子一定认郑树森是恩人,郑树森才深刻的体会到了庞德的话,只要他杀了第一个人,这条路,他一去不回头了。

苦闷的乔谯回到戏班演出,虞中和带着女儿来看戏,虞家茵被乔谯的美貌与精湛的技艺所折服,虞家茵乔装改扮,买下了乔谯用过的琵琶找到了乔谯的家里,请求乔谯做自己的老师,乔谯但笑不语,却遇上庞德,虞家茵感到自己已经被识破,匆匆告辞。庞德笑着聊起虞家茵,乔谯却二话不说赶紧给庞德收拾东西,说虞中和一定会派人跟踪虞家茵,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果然当夜水里带人杀到,乔谯冷冷地说:今天只来过一位客人,就是你们家小姐,她让我叫她家茵。

田丰林亲自找到郑树森,请他喝酒,酒席上,田丰林说常昆的尸体已经找到,并告诉郑树森只要喝了面前这杯酒,就可以不计前嫌,兄弟一起打天下,郑树森转身出门。

第十五集
郑树森回到家,发现一片狼藉,暗叫不好,出门劈头遇见虞家茵来要回手枪,却从暗处射来冷枪,田丰林派来的追兵已至,郑树森拉着虞家茵夺路而逃。

田丰林放话给兄弟们叫郑树森下午四点来换秦善宝,否则撕票,而老萨又带来郑树森遇袭的消息。众人无计可施找到庞德,兵分两路,乔谯先行独身去青云阁拖延时间,庞德带着兄弟们营救郑树森,仓库里两伙人展开了激战,老卢为了救庞德身中数枪,不治而亡,庞德抱着二十多年的老友,潸然泪下。

第十六集
青云阁里乔谯和田丰林玩起了俄罗斯轮盘赌,一人一枪,秦善宝对乔谯完全改观,哭着要乔谯不要再玩,最后一枪时,恐惧的田丰林突然反悔不玩,告诉手下,两个女人一个都不放。秦善宝破口大骂,乔谯冷冷地道,青云阁气数已尽。郑树森和庞德赶到青云阁,区十四和马永吉已经基本控制了局势,狂暴地郑树森一枪解决了田丰林,庞德看在眼里,皱了皱眉头。郑树森杀了田丰林,田丰林的“前辈”江湖上“资格”最老的柯同生柯老爷子找到虞中和,要求虞中和出面为田丰林报仇。
第十七集
虞中和却说这么多年,田丰林的事情自己已经很少过问,也不知他与什么人结下了梁子,还暗示田丰林早有反意,柯同生愤指虞中和不讲义气,拂袖而去。庞德准备给老卢上坟,乔谯劝阻,虞中和一定会趁次机会下手,庞德说自己不能没有义气,如果不去,岂不是被虞中和嘲笑贪生怕死,乔谯点头表示自己愿意同去领死,庞德但笑不语,果然虞中和出现在墓地,而区十四也被庞德派到中和堂,劫持虞家茵。区十四失手,反被虞家茵用枪逼住,区十四让虞家茵杀了自己,如果救不了庞德,宁愿一死。没想到虞家茵听了原委,表示自己愿意去救庞德,区十四吃惊之余,对虞家茵顿生好感。二人出现在墓地,虞中和的计划再一次破产。

老卢死了,棺材铺不能没人管,庞德把棺材铺交给郑树森打理,虽然开张没有生意,但众兄弟乍换了一番天地,却也高兴一番,玩的有生有色。郑树森棺材铺开张大吉,庞德还给棺材铺安了一部电话,兄弟们围着看稀罕,秦善宝为郑树森做了一件长袍,偏巧乔谯派人送来一套洋装道贺,气氛尴尬,秦善宝却不在意,郑树森却把洋装包好穿着秦善宝做的长袍去把衣服还给乔谯,乔谯大方接受,却要郑树森当面把衣服穿起来让自己看看。

虞家茵通过电话把郑树森骗到中和堂的别院,说谢谢他救命之恩,要郑树森陪自己喝酒,郑树森并不领情,转身出门。葛叔在门外迎接,表示虞中和希望和郑树森见一面好好谈谈,郑树森找庞德商量对策,庞德却要郑树森自己决定,并且告诉郑虞中和是一只老狐狸。

第十八集
果然,约会当天虞中和临时改变计划,通知柯同生要借刀杀人,柯同生派去的杀手却被庞德制服。

柯同生为了显示自己的“仁义”给田丰林报仇,派出大量杀手剿杀郑树森,志在必得。水里得知柯同生派人杀郑树森大为兴奋,赶着向虞中和汇报,却遭到虞中和一顿教训,虞中和说柯同生杀郑树森就是要在上海滩示威给中和堂没脸。

乔谯到棺材铺探望,刚好遇见杀手来袭,乔谯用手枪结果了杀手,却无法自持终于崩溃,哭倒在郑树森的背上。秦善宝却向郑树森表示,自己嫁了他就跟定他,他要是死了,就带着曹操给爹养老送终。
第十九集
郑树森大为感动,却在两人圆房之际假装睡着。

郑树森决定不坐以待毙,带领兄弟突袭柯同生的大烟馆,柯同生命悬一线,郑树森却只轻松地要柯同生抬手让自己和兄弟们吃一碗热饭。事件之后,郑树森在上海滩名声大振,竟不时有人到棺材铺来拜山门,并口口声声要进“棺材帮”郑树森哭笑不得。而中和堂收到消息,虞中和不置可否,庞德却大为高兴,认为对郑树森委以重任的时候到了,庞德踌躇满志的开局,落子无悔,郑树森就是那颗棋子。庞德给虞家茵传信,约她出来见面,虞家茵追问庞德和自己的爹到底是有什么仇恨,庞德暗示和她的母亲有关。

第二十集
虞家茵找到叶维莲质问,叶维莲得知“庞德”的名字大吃一惊,她只告诉虞家茵,千万不要让你爹杀了庞德。虞家茵怀疑更深。

庞德准备让郑树森登上上海滩的台面,第一步就是带他参加上海滩十三位老大在中和堂举行的聚会,一方面庞德安排乔谯带郑树森看电影,学习富豪们的行为举止,另一方面庞德在十三家老大中制造可以帮助郑树森的人选,利用其不可告人的过去弹劾了何总探长,用金钱的攻势打动了孟胖子,杀死了死忠虞中和的武阎王,最后还威逼利诱了柯同生就范。

郑树森心中矛盾,他想带着秦善宝和兄弟们离开这是非之地,不想再更深地卷入江湖斗争,他找到乔谯拿主意,告诉乔谯他可以舍得下上海滩的一切,乔谯却反问他:“那我呢?”

宴会当晚郑树森如约来到中和堂门口,庞德只派了区十四来,并告诉郑树森,今天晚上你就是庞德。

第二十一集
郑树森在参加晚宴的时候,庞德带着马永吉在黑夜的掩护下进行了一系列杀人行动,一半是为了报仇,一半是为了郑树森扫清道路。

当人陷在某一种极限的境地时,往往会出现超乎寻常的作为,郑树森在争勇斗狠的十三家老大的聚会上,彻底摆脱了顶针这个名字。他顶着庞德的名字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孟胖子力挺庞德,遭到虞中和的报复。死在餐桌上,被血溅了一身的郑树森面不改色,从站在门边,到坐在席尾,一直坐到了虞中和的身边。虞中和给郑树森看手相,说他煞气太重,郑树森对答如流,绵里藏针。虞中和想收他做个干儿子,郑树森却并不领这个情,他甚至说:今天没有庞德,这里只有郑树森。虞中和恼羞成怒,以区十四曾经溜进中和堂为名要逮捕二人,虞家茵出面相救,谎称区十四是自己请来的朋友。虞中和哑口无言。在郑树森个人的魄力下,柯同生等几位受惠于庞德的老大的压力下,虞中和不得不点头,为郑树森在上海滩开了新的郑字头堂口。
第二十二集
郑树森接到柯同生的生日邀请,找庞德商量,庞德却没收到请柬,庞德说这很简单,请你去是给我俩面子,不请我是给虞中和面子,郑树森执意不肯一个人前往,庞德答应,自己给郑树森做一回影子。

柯同生没请庞德的事情传到中和堂,老谋深算的虞中和认为庞德一定会出现,他支开了葛叔,挑唆水里在柯同生的寿宴上杀了庞德替父报仇重振水家的声威,却被门外的虞家茵听了个一清二楚。

乔谯和秦善宝喝酒,秦善宝喝的大醉,还感谢乔谯说要不是乔谯郑树森到不了今天,说者无心,乔谯却是黯然神伤。

第二十三集
柯同生的生日上,虞家茵不离庞德左右,二人一起为柯同生演奏曲目,水里找不到下手的机会,而虞中和也是无可奈何。柯同生表现的颇为器重郑树森,虞中和却频频刁难,分蛋糕的时候故意不分给郑树森,郑树森却自己伸手拿了一块,花色俱全的,说自己什么都想尝尝。宴会尾声,梁探长提出让郑树森按照规矩“进山门”,顶替一个死刑犯在牢里住两天,成为真正的老大。郑树森在十三号死囚的牢房里和老周谈起从前,感慨万千,以前欺负郑树森的狱卒吓的噤若寒蝉,郑树森大度的一笑。
第二十四集
虞中和带着虞家茵来看郑树森,以自己的江山许诺,劝郑树森归顺中和堂,郑树森明白的拒绝了他。庞德来看郑树森,郑树森却没给庞德说话的机会,在庞德面前,郑树森第一次说出了自己的一番道理,庞德无语,这时何探长突然送来了一张死刑判决书。决定在当天午夜十二点对郑树森执行死刑。郑树森哈哈大笑。

原来是铩羽而归的虞中和起了杀心,买通梁探长,趁这个机会杀了郑树森。

觉得郑树森越来越难控制的庞德在犹豫要不要搭救郑树森,乔谯告诉他如果他几天不救,没有人再会做他的兄弟,庞德被说服。而乔谯也立即赶去中和堂找虞家茵商量对策。

十二点,郑树森被何探长提出牢房准备枪决,庞德无力回天,郑树森在刑场上终于对乔谯表明了自己的爱意,乔谯几乎不能自持,却被何探长拉开准备行刑,千钧一发,虞中和打来电话撤消死刑,原来虞家茵以举枪自尽相逼,虞中和无可奈何。

第二十五集
死里逃生的郑树森接下了梁探长的地盘,第一桩生意是追回一笔被劫的药材,主犯黄旭初落网,而其他人在黄旭初的掩护下,带着药品逃之夭夭,郑树森严刑拷问黄旭初,所表露出来的残酷令兄弟们几不忍观,黄旭初却顶住了拷打,还告诉郑树森杀一个人不是权利,救一个人才是权利。庞德公寓出现一位不速之客,正是庞德的日本朋友池田隆一,他也是为了药品及黄旭初的事情而来,而且对庞德和郑树森的情况了如指掌。庞德敏感到这批药品与日本军方有关,而池田的背后恐怕是一个蓄势待发的国家。

庞德赶到仓库阻止郑树森杀黄旭初,正赶上秦善宝来送饭,秦善宝却疯了一样扑向黄旭初。原来黄旭初正是秦善宝多年音讯全无的丈夫。

第二十六集
虞家茵把郑树森带到自己的别苑,以救命恩人自居向郑树森索要玫瑰花,郑树森干巴巴的答应,明天派个兄弟送来,气得虞家茵七窍生烟,把气撒在了捧着玫瑰花来看她的区十四身上。仓库里,黄旭初给郑树森讲了革命者的理想主义和奋斗精神,第一次接触到“思想”的郑树森听的一头雾水,认为所谓的革命就是打群架,但他记住了一个词叫做“念想”。并且知道自己的念想就是他大哥的女人,在青云阁为他弹了一曲琵琶的小鸭梨。
第二十七集
他由刘景臣执笔,为乔谯口述一封情书,却没有勇气交给乔谯,刘景臣背着他悄悄把情书送到乔谯手里。

秦善宝满心期待地随郑树森去见黄旭初,遇上特务埋伏,为了不暴露目标,秦善宝与黄旭初相顾无言,擦肩而过。

谢大有砸了郑树森的场子,郑树森带兄弟们抓到谢大有,并枪杀了他,谢大有的女儿哀求不成,举枪自尽,郑字头的几个兄弟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四嫂甚至举枪对准了郑树森。

庞德和郑树森在郑家花园聊天。庞德起劲地说教,郑树森却表现的甚不耐烦,不断接过庞德的话头,他甚至在庞德说话的时候睡了过去,在郑树森的鼾声中,庞德感到了他的变化。

庞德找到刘景臣,质问他不肯监视郑树森,刘说他觉得郑树森现在变的冷血和无情,不再是从前的那个森哥了。

第二十八集
庞德在公寓遇到杀手,杀手被赶来救庞德的郑树森击毙,杀手身份可疑。庞德对乔谯说;这次他不知道是谁要是杀他。庞德召见了他卧底在中和堂的“*细”,竟然是葛叔。葛叔告诉庞德是虞中和要杀他,庞德半信半疑。江湖上一团混水,庞德准备趁乱杀了虞中和,郑树森这把枪终于派上用场。

郑树森来到中和堂,中和堂已经被葛叔暗地架空,郑树森顺利地坐在了虞中和的对面,用枪制住虞中和,虞中和自知大势已去,并不多言,虞家茵赶到厅堂大骂郑树森忘恩负义,郑树森示意区十四带她回房,区十四安慰虞家茵不管怎样,自己都不会让她受到伤害,却挨了虞家茵一巴掌。叶维莲闻讯,匆匆赶到棺材铺,告诉庞德虞中和不能杀,虞家茵正是庞德的女儿由虞中和一手带大,正在踌躇满志的庞德当头一棒,找到乔谯,要她立即前往中和堂阻止郑树森杀虞中和。乔谯赶到却发现虞中和安然无恙,郑树森对他说,上海滩现在三足鼎立,互相牵制,郑树森,庞德,虞中和,缺一不可。

庞德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一下子仿佛老了十岁,在乔谯的追问下,第一次对乔谯发了脾气,郑树森却开始信心十足地进行新的计划。虞中和元气大伤,中和堂却出现前所未有的宁静,一家三口终于又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第二十九集
虞家茵提出一起去看戏,中和堂给各位老大发出邀请,郑树森也接到请贴。看戏当天,戏楼门口却冲出一队杀手,见人就杀,郑树森等人还击,跟踪而至的区十四保护虞家茵中了一枪,而唐维特忙着保护一见倾心的叶维莲,一切更加扑朔迷离,郑树森和兄弟们在家研究“鬼”的面目,一切疑点似乎都指向庞德。

第三十集
葛叔给庞德拿来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杀庞德”,说是虞中和亲笔所书。乔谯心生疑窦,她亲自到中和堂,找到虞家茵闲话家常,不经意间提出想带一幅虞中和的字画,回去临摹临摹虞家茵大方地送了她一幅。

郑树森得到消息,黄旭初在上海街头演讲,带着秦善宝兴冲冲地赶去,到了现场人头攒动,群情激昂,几人费力的向前挤,特务冲到,苏娅掩护黄旭初撤退,秦善宝和曹操的叫声被淹没在人群之中。

第三十一集
郑树森遭到绑架被囚禁在小黑屋中的他搞不清对方的来头,模糊中听到有人在说日语,郑树森装做弱小可怜,日本人把他丢弃在一处荒郊,郑树森没头没脑地乱走,昏倒在地。

池田隆一找到庞德,终于开门见山,希望利用庞德在上海滩的影响力,帮助日本侵占上海,遭到了庞德斩钉截铁的拒绝。

黄旭初在野外拣到郑树森,把他带回寓所,并让郑树森第一次意识到了日本人的野心有多么可怕,还有共产党的决心和为其献身的理想,郑树森大为感动,黄旭初让郑树森带给曹操一本《安徒生童话》郑树森却希望他可以和妻子孩子见一面,并提出自己愿意替黄旭初去接头,黄旭初踌躇在三,勉强同意。秦善宝等在公园见面的地方,却只等来了苏娅。
第三十二集
原来计划有变,黄旭初赶到接头地点,郑树森已经打死对方,郑树森发现与黄旭初接头的人已叛变,一批特务赶来,郑树森掩护着黄旭初躲进教堂,却发现乔谯和庞德正在教堂里。

郑树森执意要成全秦善宝把黄旭初留在教堂,自己回家去找秦善宝,让黄旭初带着他们娘儿俩二人远走高飞。苏娅赶到教堂,示意特务马上赶到。黄旭初会意,向乔谯和庞德告辞,二人惋惜之余只有目送黄旭初离开。黄旭初乘坐的电车和秦善宝的擦肩而过。

郑树森和秦善宝赶到教堂,正好乔谯和庞德出门,而何探长带着池田赶到,池田恭敬地向庞德打招呼,郑树森看在眼里。馒头和马永吉喝酒,遇上水里,不欢而散。水里回中和堂的路上遇袭,认定是馒头和马永吉所为,马永吉向庞德表示

10. 电影影子虞为什么取境州

因为背景是三国。境州通荆州。子虞,说明白就是两个人的合影,子虞通周瑜。境州通吴下阿蒙,细看就明白,剧情可以是改编的,主体路线没错。或许民间传说,或许凭空臆想,也或许是真事,史记什么的。自己认为说是真的就是真的。自己说是假的就是假的。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自己有个人理解就好。因为荆州是必取的,二爷和平儿也是必死的。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
热评文章
随机文章